新闻动态
  • 人物专稿——上将军杜金辉 2018/6/6
  •         顺,不妄喜;逆,不惶馁;安,不奢逸;危,不惊惧;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 ——《史记》

            当被问起“哪些人一出场,你就感觉‘稳了’”的时候,很多钢研人脑海里浮起的是高温合金专家杜金辉的形象。

            杜金辉,男,河北任丘人,中共党员,1968年出生,现为钢铁研究总院教授、北京钢研高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变形高温合金制品事业部党支部书记、副总经理。

            刚刚抵达知天命之年的杜金辉,多少有点发福了,散发着“君子不重则不威”的气场(笑)。大概是由于连走路时都在思考问题,他的步速也很是沉稳。

            但众人谈起杜金辉的稳,指的更多的是他的静——每逢大事有静气的静。某次,在出差的火车上,10分钟内,他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电话涉及到生产线上的巨大调整,处理不好就是生产瘫痪;另一个电话又被告知了某个国家项目的时间节点,节点非常紧张,但完成不了就意味着整个部门的发展策略受挫。同行的毕中南,现在还记得杜金辉的反应:一点都不着急上火,稍微想了想后,就开始有序地打电话,隔空清晰地给出应对措施,连声调都没有明显变化。可能在杜金辉看来,这只是他事业中的一件平常事罢了,并不值得激动,且也有足够的经验和自信来处理好。毕竟,当年仅仅在31岁的“幼龄”时,他已扛起了GH4169合金研发和变形事业一部的大旗。这些年来,在科研上,从“八五”到“十三五”、从“863”到“973”,他主持和承担了多项国家重点军工新材料攻关项目,都顺利通过;在生产上,他从无到有地建立起了多种合金的生产线,将产值从零推到一个多亿;而变形一部,也从他接手时的两三人,成长为科研人员、工人超过四十人的大团队。这过程中,惊涛骇浪并不少见,而杜金辉并不为所动,慢条斯理地就把事情做好了。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你只有非常努力,才能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是毫不费力。杜金辉的稳,也并不是凭空而来。没有在专业领域长期耕耘、反复的实践和总结,怎么可能会形成胸有成竹、不急不燥的心态?且不说他在清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本硕学习经历,也且不说他在钢研院边工作边读博的知行合一,单单说杜金辉在工作上的时间投入,十万小时都不止。杜金辉的拼命精神,在高纳也是有名的。与他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有多次上班一开门,发现他已经在办公室里了。一问,一晚上都没有回家,整夜的读文献和写科研笔记、一字一字的改报告,临天亮了才趴着打个盹。特别的,当涉及到有关国防的生产上,他更是如履薄冰,定要到一线跟产。某次,当接到大飞机项目的生产任务时,杜金辉正处于腰椎间盘突出的痛楚中。他并不推托、或安排别人去,只是默默地买下K53的夜间卧铺车票。虽然是卧铺,但他的腰不能着一点力,连坐着也不行,只能一夜站着。到了现场,直奔车间,就开始繁复的准备工作。等都准备好了,时间也到晚上了,只能咬牙干。又是一整夜的生产,杜金辉基本上还是一直站着,只是手里攥着一个矿泉水瓶。同事问他为何不把喝完的水瓶扔掉,他回答说:“有时候实在太累了,也想去控制室坐一坐。但如果手头若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住着在桌子上借力,就很难再站起来”。还好,生产比较顺利,四十八小时都没有一刻休息的他,第三天早上终于可以去当地的医院做一下腰部处理,然后才支撑着回了北京。

            诚然,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终究有限。读者们可能会疑问,当杜金辉在工作上投入如此之大时,他还能兼顾到家庭么?答案是,能。因为杜金辉把所有工作以外的时间都放在了家庭上。公司的人都知道,除了出差的时候,你只能在两个地方找到他,要么办公室、要么家里。他不爱应酬,也不爱出游,一下班就回家,一出家门就去单位,两点一线如此坚定。与这两点一线相映成趣的,是他的两套衣服:天热的时候,他从来穿的都是白色短袖加黑裤子;天冷的时候,军绿色夹克加黑裤子是没跑了。同事们笑称:你永远不知道杜金辉是有很多套相同的衣服,还是真的就只有两套衣服。其实,作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杜金辉的薪水并不算少,但他都用在了家庭里。就连去美国参加学术会议有空闲时,他都一点不给自己买东西,钱都花在了妻儿和老人上。有着这样的男主人,整个家庭都是稳稳当当地成为杜金辉坚强的后盾。

            大概是把工作团队也当成他的另一个家庭的缘故,杜金辉对团队的年轻人很是照顾。一个年轻人,当他踏上工作岗位,所求的无非是成长、待遇以及关怀。这些需求,被他们称之为为杜老师的人,都给与了。或许这将是一个传统:杜金辉当年三十出头就担当大任,他旗下的年轻人大多也是刚刚三十就出来独挡一面。无论是市场开拓、科研攻关还是生产管理,他团队的年轻人都很有拼劲儿。不可能没有,因为杜金辉从来给他们的都是资源和支持:如果有合适的项目、让年轻人去挑梁;做出了很好的成果,让年轻人署名;就算过程中发生什么差错,也只是冷静的分析问题和不余其力的鼓励。某年在生产基地年终总结,按常规,杜金辉应该讲讲技术上的一些得失。但他并没有,他讲做人,讲如何做一个友善的、对家庭和社会有贡献的人。在杜金辉看来,如果一个人做人做好了,那他的工作就会往正确的方向上去。就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温馨和包容,杜金辉的团队始终很有战斗力。

            杜金辉的老家在任丘,战国时燕赵分界之地,西汉时因大将军任丘在此筑城为防海寇而得名。大概是骨子里是慷慨之地,此地从来不缺壮怀激烈:西汉时李广在此驻扎,三国时张郃从此地出发,北宋时杨六郎在此屯兵堡垒,抗战时期任丘人民谱写了白洋淀游击战和地道战等家喻户晓的敌后斗争史;就连闻名天下的任丘大鼓,也相传是受宋代梁红玉击鼓抗金的启示而孕生。生于斯、长于斯,杜金辉从来不缺报效祖国的的情怀。人人都称赞杜金辉的四平八稳,可知在这稳的背后,是 “科技报国、航空报国”的一腔热血?

            危,不惊惧;逆,不惶馁;安,不奢逸;顺,不妄喜;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壮哉,杜上将军!

    上将军时装秀

    这身衣服就是文中的白色短袖加黑裤子


    这身衣服就是文中的军绿色夹克加黑裤子
  • 返回